世界杯网络赌球调查:疯狂的背后谁是推手?

卡塔尔世界杯拉开大幕后,赌球的线日,上海静安警方刚公布了一起诈骗案件。因沉迷网络赌球欠下千万负债,上海白领钱某向同事借款60万后“失联”,还卖了父母的房子,警方表示还将对此案涉及的境外赌球平台开展进一步侦办。而此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发布题为《莫让赌球毁了年轻干部》的文章,其中多起案例发人深思……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世界杯期间,网络赌球现象异常猖獗。在一些直播平台、足球论坛、各类圈群中,网络赌球平台的引流信息随处可见,平台的优劣、如何下注、输赢几何肆无忌惮公开讨论;而顺着这些引流信息,可以发现互联网上活跃着大量的赌球平台“代理人”,他们不遗余力地四处拉人充值,赚取平台返还的“礼金”;而与以往不同的是,相比以往暗戳戳的运营方式,今年网络赌球平台提供了极其便利的参与方式,甚至支持支付宝充值……

在这样的网络氛围下,不少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入场,随后越玩越大。入了坑,有人尚能及时收手,还有人则越陷越深。赌球的违法性及危害不言而喻,多地政法机关发布信息,呼吁大众拒绝赌球。而面对呈现公开化趋势的网络赌球,专家们呼吁还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尤其是要治理平台网站,净化网络环境。

世界杯期间,找个论坛贴吧参与球赛讨论是不少球迷的选择。百度的“足球吧”里,相关讨论十分热烈。记者发现,不少网络赌球信息充斥其中。11月29日11时许,记者进入“足球吧”,对首页近50条讨论帖进行统计,发现其中高达近10条与网络赌球有种种关联。

几个看似预测比分的帖子,点开后实则是形形的下注交流贴。一则11月29日凌晨发布的关于巴西队和瑞士队的比赛比分预测帖子里,发帖者自称下注了“0:0”,跟帖者则回复“我买的进1球”。随着比赛进程的开展,发帖者懊恼不已,买了“进1球”则笑称自己只是“小赌怡情”。讨论下方,有人赶紧询问“有网址吗”,要求发帖者私信分享下注的平台网址;一篇名为“富贵险中求”的帖子里,发帖者亮出自己在一个名为“OB体育”赌球平台上的下注截图。页面显示其一共下了5单,共投注5800元。其中一单100元的投注因为押准了喀麦隆队与塞尔维亚队“3:3”的比分结果而返还了12100元。

△百度“足球吧”里,关于世界杯的讨论十分热烈,不少网络赌球信息充斥其中。一些看似是预测比分的帖子,实则是形形的下注交流贴。大量回帖下方,都有人留言留下赌球平台的网址。

这些帖子中,赌球平台的网址入口并不难找。记者发现,几乎每个帖子里,都有人在“在哪买?”“什么App”之类的发言下方留下网址。为了规避平台封堵,发帖者或将网址拆分几段分开发、或用表情符号分隔,或者符号代替数字,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明白。记者一一在手机中尝试登录这些网站,发现都是以“赌球帝”“亚美体育”“KOK体育”“伟博体育”“开云”等等为名的各类赌球平台。

记者下载安装了一款名为“企鹅体育”的App,其足球板块,不管何时进入,都有大量主播在直播“聊球”。一些直播间封面上的图标显示,其热度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11月24日下午,记者进入时,一个名为“皇族说球”的直播间位列热度榜第二名,热度达48万。进入直播间,主播正在分析前一天晚上克罗地亚队与摩洛哥队的特点,说着说着他话锋一转,堂而皇之地说“赌球玩什么”“想要站的直接进我的‘企鹅基地’”。接着他反复吆喝“829826”“前876,后836”等数字。记者听了半天才明白,这些数字都是QQ群的群号。为了让大家加群,他不遗余力地在直播间打起“广告”:“群里有平台、有方案”“首单不中包赔”“今晚给你们一个‘回血之夜’”……记者在QQ中搜索上述两个群号,反馈了两个“赛事交流”群。申请入群很快获通过,群内处于禁言状态,但很快有几人主动发来私聊,邀请记者“一起玩球收米”。顺着他们发来的网址,记者发现直播间推荐的实则是一个名为“欧宝体育”的网络赌球平台。

△“企鹅体育”App内,“皇族说球”直播间的主播在直播时反复吆喝多个QQ群号,招揽观众入群参与赌球。

记者在不同时间段多次进入“企鹅体育”App,发现多个直播间直播时,下方不断有“弹幕”贴出站的网址。

△根据直播间内提供的群号,记者搜索出了多个“赛事交流”群。入群后,会有人或私聊、或公开发布网络赌球平台的信息。

记者加入上述的赛事交流群后,一位名为“小行”的群成员很是热情,不断发消息催促记者注册“欧宝体育”平台。他声称记者成功注册后便可进入“内群”,享受“赔单”“辅导投注”等服务。记者在手机端用浏览器访问对方发来的网址,进入“欧宝体育”的注册页面。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创建账号后,网页提示记者绑定手机号。输入手机号,短信验证码来自名为“亿腾”的短信服务商。绑定完成后,页面又提示记者下载其App。

△记者加入上述的赛事交流群后,一位名为“小行”的群成员很是热情,不断发消息催促记者注册“欧宝体育”平台。

完成注册后,“小行”催促记者赶快充值。他又发来一张“看单内群”的截图,提出加入必须完成首单充值存款。打开“欧宝体育”App,该赌球平台可支持支付宝、QQ扫码、数字人民币、网银转账等诸多便捷的充值方式,但限定存款必须大于3000元。完成充值后,选择相应的比赛场次,即可选择“大小球”“进球”“比分”“角球”等各种方式下注。

在“欧宝体育”App内,记者留意到个人信息中包含了一项“渠道号”信息。知情人士告知,这实际就是平台“代理人”的账号,代理人通过发布藏有其账号信息的网址,拉到人头注册成功并充值后,即可拿到相应的“奖励”。“欧宝体育”App内列有奖励的档次,记者若充值5000元,“小行”可拿到288元,这正是他催促记者注册的“动力”。据知情人士称,赌球平台“代理人”通常都是团队操作,有人专门负责在各大渠道发布信息招揽人员,有人则紧盯被吸引过来的赌客,所谓的“赔单”“内群”都是吸引注册充值的幌子。

△个人信息中显示的“渠道号”,实际就是平台“代理人”的账号。代理人通过发布藏有其账号信息的网址,拉到人头注册成功并充值后,即可拿到右侧相应的“奖励”。

这些“代理人”还“藏匿”于各种社交圈群内,组织各类“私庄”。记者在某微信群聊中,透露自己想要参与赌球的想法。没过10分钟,一名群成员发来添加好友请求,将记者拉入名为“世界杯公益慈善”的微信群中。“群主私人庄,每场开始前,找群主要赔率,可以买胜负、比分、上半场进球、让球”,简单向记者介绍了规则后没过一会,群主发送来了几张网页截图,网址是“203.160.140.39”,截图是不同下注方式的赔率表。而下注的方式则更为简单,只需直接向群主转账下注金额,备注押注项目即可。记者登录上述网址,发现只能用已有的账号进入。换句话说,群主很可能是该赌博平台的内部人员。

比赛开始前,群成员陆陆续续向群主转账,最大的一笔下注达到了3000元,少的则有数十元不等。为了鼓励下注,群主还在微信群中通知全体称,“每场输钱反水百分之二。”虽然输多赢少,但并未有人收到群主返还的“反水”。不知是否是记者参与频率太低、只下注了一次30元的原因,不久后,记者便被其移出了微信群。

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陈丽天表示,赌博是一种“以小博大”的博彩行为。赌球是以球类等体育比赛的胜负或相关事实设置赌注,如胜负、进球、大小等。重大体育赛事如欧洲杯、世界杯时期,是赌球的高发期。

专家们认为,相比以往世界杯期间相对隐蔽的网络赌球,本届世界杯开赛后,网络赌球的信息充斥网络,已经呈现公开化的趋势。其中尤以依托国外服务器架设网站、建立平台,再由大量负责在国内招徕用户的“代理人”作为中介组织赌球的形式最为流行。且记者登录多个赌球平台发现,这些通常冠名为“XX体育”的平台注册页面、下注页面大同小异,几乎是一套模板做出来的。专家介绍,这些网站平台搭建成本并不高,或仅是“壳子”,实际是为其他赌球平台“导流”。

△这些通常冠名为“XX体育”的平台注册页面、下注页面大同小异,几乎是一套模板做出来的。专家介绍,这些网站搭建成本并不高,或仅是“壳子”,实际是为其他赌球平台“导流”。

有些市民偶然接触到赌球信息,以为能“来快钱”,殊不知已成“待割韭菜”。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谢振华分析称,赌博平台的主要利润来源于对概率的精确把握,在设置赔率等方面,赌博平台从一开始就已经在数学概率上做了评估。无论如何都不会赔本,如果有人“小赚”,那一定有他人“大亏”。

在上述“私庄”微信群里,一名网友向记者分享了自己的赌球经历:“每次有大型比赛的时候,我都在一个叫三六五的境外网站小玩几次。”2022世界杯刚开始的几场“爆了冷门”,他一开始便“输惨了”,但即便这样,他仍旧沉迷在其中,几乎每一场都至少下注几百元。大多数情况下,这些钱都打了水漂,偶然一次,他赢了1万元。不过,他告诉记者:1万元中一半已经又变成了赌本,流入赌局之中。剩余的数千元也留存在平台上投注用。发稿前记者得知,11月29日晚,他在平台下注5000元押卡塔尔队胜荷兰队,又押1500元平局,最终荷兰2:0赢了卡塔尔,一夜之间,6500元输了个精光。

针对有些市民“遇到了靠谱的平台,赚了真的能提现”的想法,谢振华提醒,深陷网络赌球者基本“十赌十输”,资金进了平台就是回不来的“赌资”。另外,网络赌球常常和诈骗、高利贷等绑定在一起,平台失联跑路,甚至要求交“保证金”才能提现又骗取参赌人员一笔“保证金”的现象不少见。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邢鑫也提醒,一些不法分子还借助模仿的赌博页面,诱导用户点击钓鱼链接进行其他非法诈骗活动。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通过手机访问赌球平台,现有手机操作系统和软件已有一些防控措施。如记者在安装“欧宝体育”App时,一行小字提醒“请勿与国家反诈中心App同设备使用”。安装过程中,华为手机不断提示“该应用含不良信息”“该应用为不良应用”,但选择忽视后并不妨碍正常安装使用。可见,上述防控措施做得并不彻底;另一方面,在贴吧和直播平台,各类赌球信息发布几乎无障碍,发布后长时间停留在页面里也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清理。记者加入的几个赛事交流群,截至发稿前,名为“居然赛事交流10群”的赌球平台引流QQ群依然活跃,尚未被封禁清理。

网络赌球如此盛行,上述网络平台的“纵容”逃不开干系。专家建议,各类网络平台应切实担负起责任,加强对赌球信息、站和App的监控和封堵,并建立健全举报机制,让网站自查与网友举报、监管部门巡查相结合,及时剔除赌球信息。此外,支付宝等各类支付平台也应进行有效管控,切断资金流向网络赌球平台的渠道。

陈丽天介绍,在网络赌球中,架设服务器,并在网络上设置网站,吸引网民投注,或是在微信群中接受投注,就是典型的开设赌场行为,将被认定为开设赌场罪,最高量刑为有期徒刑十年。从中进行中介作用的“代理人”和开设赌场的犯罪分子之间形成共同犯罪的关系,其行为也属于开设赌场罪。

陈丽天称,公安机关对赌球向来采取高压态势,历次世界杯期间都对赌球违法犯罪活动进行了严厉打击。他建议,一方面应通过各种技术手段进行事先防范,或者通过一些事后的研判,比如资金流向等来判断是否赌球。另一方面也应该采取措施,着重打击在互联网上活跃的各类“代理人”,遏制境外内勾结的网络犯罪行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