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2022体坛难忘时刻(二):足球篇

梅西捧得世界杯、英格兰拿下女足欧洲杯、欧冠决赛骚乱、阿布,以及诺坎普创纪录的观众数。综合:Tom Jenkins;盖蒂图片社

最伟大?2022年卡塔尔贡献了几十年来最好看的世界杯决赛,而梅西最终捧起了世界杯,确立自己成为21世纪最优秀的球员,这一点毋庸置疑。在庆祝活动中,梅西也保持着冷静的头脑,摆脱了因凡蒂诺随员“撒盐哥”的纠缠。

因凡蒂诺和东道主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看点:用梅西和姆巴佩的对决,来彰显决赛的伟大。姆巴佩的帽子戏法使他超越贝利、瓦瓦和赫斯特,成为世界杯决赛进球最多的球员,而梅西则走出了马拉多纳的阴影。

本届赛事之后,摩洛哥队成为第一支打进世界杯半决赛的非洲和阿拉伯国家球队,但这仍然不足以改变任何人对在卡塔尔举办世界杯的看法。组织者在最后一刻仍然处在被动防守,有关外籍移民劳工和人权的讨论被欢呼声所转移。梅西和姆巴佩的壮举之外,如今沙漠里空荡荡的体育场,成了为一场奢华表演而失去的生命的纪念碑。

足球回家了。克洛伊-凯利在温布利大球场对德国队的加时赛中打进制胜球,为英格兰国家足球队赢得自1966年后首个国际大赛冠军加冕。萨琳娜-维格曼是幕后策划师,这位荷兰教练连续第二次赢得女足欧洲杯冠军,也充分利用了在女子英超培养出来的英格兰人才红利。

进球是由凯利和埃拉-图恩——俩人都是替补被换上——打进的,维格曼用经验,击败了一支经验丰富的德国队。德国女足被英格兰队的天赋所淹没。贝丝-米德打进6球,推动英格兰队进入决赛,但由于受伤,她在决赛里被凯利换下。

通往温布利的道路并不完全顺利。在布莱顿对西班牙女足的四分之一决赛,英格兰女足是靠图恩的鬼魅一击,才把比赛带进了加时赛。而这场决赛,在创纪录的观众面前,比赛过程的戏剧性,以及赛后的庆祝,都说明女足比赛发掘了新的观众群体、受到了欢迎。

当俄军在2月24日打进乌克兰时,阿布拉莫维奇对切尔西的所有权也进入了尾声。英国政府对这位俄罗斯寡头实施的制裁,很快使之成为既成事实。阿布一开始试图将管理权交给俱乐部的慈善基金会,等到他在英国的资产被冻结,才确认俱乐部将被出售。

“以这种方式离开俱乐部让我很痛苦。”一份声明写道。这份声明结束了一个时间跨度19年、改变了英格兰足球面貌、拉高了转会支出,并引入了英超俱乐部可以作为世界超级富豪地位象征概念的政权。

于是,一场漫长的新老板竞购开始了,最终由来自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托德-伯利领导的财团,与投资公司清湖资本合作,以42.5亿英镑的价格,在5月赢得了这场竞标。伯利在球员引进上花了超过2.5亿英镑,并在新赛季7场比赛过后就炒了图赫尔。新老板证明了自己也是旧秩序的破坏者。而高昂的收购价格,无疑会影响也是由美国老板拥有的利物浦和曼联,可能很快就发生的潜在转让或投资前景。

5月28日,在曾13次夺冠的皇马和6次夺冠的利物浦之间展开的欧冠决赛堪称经典。这场球的基本事实是,更强的西班牙球队一方,赢得了一场紧张激烈的比赛。进球是由维尼修斯打进的,当然皇马门将库尔图瓦表现也很出色。

也许这些事实在西班牙,会比在默西塞德郡,更被人铭记,虽然也有来自马德里的球迷陷入由于当地治安和管理不善造成的骚乱中。

没有人死亡,可能仅仅是运气使然,但利物浦球迷在球场门口互相挤压,把人们带回了1989年希尔斯堡的痛苦回忆。由于旋转门入口处出现技术故障,球迷们陷入了困境,被警察封锁在狭窄的通道内,并一直在等待。随后,他们被用催泪瓦斯喷洒,现场情况变得更加恐慌不安。

而法国政府、警方和欧足联立即就将责任归咎于假票和球迷的行为,再次引起了希尔斯堡的共鸣。这一次,对事件的掩盖只持续了几个小时,而不是几十年,欧足联就进行了调查,尽管对调查的独立性仍存疑问。

女足的影响力在俱乐部赛事中继续增长。3月30日,在巴塞罗那女足主场迎战皇马女足时,创纪录的观众看了这场欧冠1/4决赛的“西班牙国家德比”。现场观众人数达到91553人,主队改变了风格,以5-2获胜、总比分8-3(译注:原文错误,总分8-4)晋级。

当晚的巴萨女足看起来势不可挡,特别是2022年女足金球奖得主亚历克西亚-普泰拉斯光艳四射。女足欧冠卫冕冠军、西甲全胜的她们再次闯入了欧冠决赛,但输给了发挥出色的阿达-赫格贝里领衔的里昂。

1971年丹麦队与墨西哥队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女足世界杯决赛里,阿兹特克体育场的观众人数估计超过了10万人,这是一个待突破的障碍,但在诺坎普等球场,如今观看一场女足比赛的情况已经司空见惯。像切尔西主场Kingsmood这样的小球场气氛拉满,但容量已经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去世,意味着本赛季女足英超的第一轮被推迟到9月初,也让球迷们失去了欧冠后立马去白鹿巷观看热刺女足、在斯坦福桥观看切尔西女足和在美国运通观看布莱顿女足比赛的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