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白人黑人能不能治理好国家?

  1983年8月4日,在非洲国家上沃尔特(今天叫布基纳法索)发生了一起在非洲非常无聊的普通事件——一场政变。这已经是这个国家在过去17年里的第四次政变了。政府被33岁的陆军上尉托马斯·桑卡拉和他的支持者接管。桑卡拉成为了总统,很快将国家改名为“布基纳法索”——这个国名用到了现在。当地的居民几乎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只是想,又一个军政府来了,不会有什么新鲜事。

  但他们错了。 在非洲,总统通常是这样产生的——夺取政权,枪毙反对派,并在新的革命之前准备好存款,以便逃到欧洲或美国。而桑卡拉拒绝领取总统的工资(每月$2,000),只领取军官($450)的工资:他将自己的工资捐赠给了孤儿院。

  他开始改变在非洲国家已经司空见惯的规则:他将政府配备的昂贵的“奔驰”轿车出售,并换成了普通的雷诺微型汽车。 官员降低了工资,并且禁止称作飞机的商务舱:桑卡拉自己正式访问邻国的时候也要买经济舱的飞机票。

  他的办公室温度很高但是没有空调:“如果我们大多数人买不起空调,那么我使用这样的奢侈品就是一个耻辱!”国家的工作人员被告知要放弃昂贵的的欧洲服装,穿本地生产的棉布服装。 每年圣诞节,部长们都应该把他们的月薪捐赠给穷人。很多官员被送到农场体验生活,与农民一起耕地,照顾奶牛——“要知道老百姓是如何生活的,他们为生活做了什么。”

  官员开始发疯,但这仅仅是个开始。桑卡拉下令全国所有的人,每年至少一次,为他的妻子买食物和做饭:你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爱她,就要让她的生活更轻松,明白她为了家庭和儿童付出了多少困难。当然,3月8日在布基纳法索成为了一个公众假期。

  在所有其他领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从大地主那里夺走庄园。总统将耕地交给农民,结果小麦收获增加了2.5倍,饥荒的威胁在国内消失。 托马斯·桑卡拉断然拒绝西欧和美国提供的粮食援助,他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免费的午餐。接受援助的代价是接受控制。

  桑卡拉说-在理论上,非洲可以拒绝偿还西方债务,因为“奇怪的是,穷人要向富裕的剥削者付钱。”在首都瓦加杜古,总统开设了布基纳法索历史上第一个固定价格的食品超市。

  他建立的人民革命法庭打击腐败的官员,侵吞国家预算的“反革命”强盗:但是没有死刑,因为托马斯废除了死刑,但底线美元。

  为了停止沙漠的扩张,桑卡拉下令种植了一千万棵树。250万儿童第一次接种了疫苗,以防止传染病的传播。部落酋长被剥夺了特权和财产,取消了农民向酋长进贡和为酋长免费工作的惯例。

  但因为其强硬的维护国家利益的态度侵犯了法国的利益。法国情报部门 开始选择新政权代表。那些想参与阴谋的人立即发现了这一点——腐败的官员想要把这个总统赶下台。 一些军方人员也不喜欢他——在与马里的边界冲突期间,桑卡拉不允许屠杀敌方的平民。

  1987年10月15日,一群士兵袭击了托马斯·桑卡拉在首都瓦加杜古的住所。 他们是由总统的一位亲密的朋友——他的长期盟友,政府部长布莱斯·孔波雷上尉领导的。 桑卡拉被抓获并被杀,尸体被肢解,埋在一个没有标志的坟墓里。 在2015年对尸体进行重新安葬时,人们发现,布基纳法索的领导人未经审判就被枪杀了——在总统的遗体中发现了从三种武器发射的12发子弹。布莱斯·孔波雷想要指责已故领导人是一个腐败的人,但他根本就做不到——他的个人财产只有一辆生锈的标致汽车,一台二手的旧冰箱,三把吉他。他没有非洲总统的标准配备——十亿美元的瑞士银行存款,也没有劳斯莱斯,金条和钻石。

  布莱斯·孔波雷向人们承诺“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府而不是政权”。作为一个标准的军事独裁者,他在在之后的27年里保持着自己的地位,直到2014年被推翻并被驱逐出该国为止。 托马斯·桑卡拉被称为非洲的切*格瓦拉——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和无私的人,与以往的那些人完全不一样——至少,他知道自己的国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拆掉通天塔,挑起战争,动不动就发洪水毁灭世界,屠杀,奴役,蒙蔽,制定阶级和秩序,让绝大数人永世不得翻身。把他们当做燃料、玩偶、牺牲,用恐怖来统治人们,然后再假惺惺的掉几滴圣母的眼泪,搞搞慈善欺骗世人。正如恩格斯所说的:

  “吸干了无产者最后的一滴血,然后再对他们施以小恩小惠,使自己自满的伪善的心灵感到快慰,并在世人面前摆出一副人类恩人的姿态(其实你们还给被剥削者的只是他们应得的百分之一),好像这就对无产者有了什么好处似的!”

  至于那些开启人们的智慧,擦亮人们的双眼,传授给人们知识,让人们知道自己是谁,让人们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教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教人们知道什么是“平等”,告诉人们没有救世主,没有神仙和皇帝,让人们打碎阶级和秩序,追求每个人的幸福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