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人听闻的实验(二)

2005年,瑞士的研究者在让29名参加测试的被试进行一次金融投资游戏之前,让他们闻了一种神经肽氧毒素,又名“爱药”,这种物质在哺乳动物建立信任和社会性依附关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结果如何呢?几乎一半真正引发了氧毒素的嗅闻者把他们所有的法郎拱手交给另一名匿名的合伙人。如今,知情人士透露,军方可能正将氧毒素和类似的成分制成武器。

为什么? 研究的领导者迈克尔·科斯菲尔德(Michael Kosfeld),在苏黎世大学进行了这项研究,他说氧毒素的真正价值可能是为了治疗患有社会焦虑症的人或者帮助减轻自闭症以及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的一些症状。但是乔纳森·莫雷诺(Jonathan Moreno),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位生物理论学家,同时也是《思维战争:大脑研究和国防》一书的作者,他相信这样的一种药物也能够在促进审问和谈判,或者结束武装冲突中派上用场。

恐惧因素:根据科斯菲尔德的说法,你不必担心二手车经销商向你喷涂氧毒素,因为几乎不可能将一剂的氧毒素制成雾状。但是如果向鼻子上喷洒,这种药会致使被审问人愿意合作。这个领域刚刚起步。去年,生物理论学家马尔科姆·丹杜(Malcolm Dando)警告说,镇静剂是生化武器领域的转移模式的一部分,同时我们不应当将药物武器化,尤其在我还不完全了解它们的情况下。比如,最近以色列的一项在人类被试上进行的研究,发现氧毒素也可能增加反社会行为。

去年,500名左右东京京滨急行电铁公司(Keihin Electric Express Railway)的雇员排队站在一个摄像机前,供一家叫做欧姆龙笑容扫描(Omron’s Smile Scan)软件的公司鉴定,这家公司对脸部运动和微笑率进行1到100的测量。而且微笑执法只是一个开始,一整套行为-识别软件某一天将能够把某个不活跃的人从人群中挑出来。

为什么? 这不是奥威尔,而是欧姆龙的OKAO视觉面孔-识别软件套装,为了便于机器识别脸部表情而研发,如今被用在卡车司机疲劳度的检测上。笑容扫描在日本100多个商业组织中进行着可怕的评估工作。

恐惧因素:行为-识别软件已经侵入了我们的生活。一个叫NICE的系统在电话客户开始变得愤怒时,能够帮助呼叫中心作出决策,而像Perceptrak这样的监测系统能够通过摄像机检测可疑行为。全球的研究者都在提高这项技术的精准度。下一代软件,比如英国OmniPerception公司的软件,将能够识别——也许某一天能够解码——个体的步态或笑容。甚至不久后你的客厅里将有设备在监视你:去年,索尼为其公司一款(游戏站)PlayStation 3中的一个情绪识别装置申请了专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