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花上百万都拍不到一张近照贵圈最神秘巨星是他吧!

终究还是到了暴露年龄的时候,今天我们来给大家扒一下曾经在贵圈叱咤风云如今却神秘兮兮的男神刘文正。

当年民风未开放,刘文正的一头长发,还遭到了新闻局的警告,说男性演艺人员的发长限制是:前不覆额、鬓角不过耳半,耳朵要露出来……

后来刘家昌给儿子刘子千做歌,也特意让刘子千把《念你》唱成扁扁的腔调,让刘子千惨成年度笑话,只能说,那种腔调是刘家昌的迷之喜好吧。

后来刘文正就转变唱腔,走起校园民谣路线,好多歌都是被他翻唱而大红的,像《兰花草》《外婆的澎湖湾》等都被他唱得很hit;

当然,对无数人(包括我们的爸爸妈妈)来说,印象最深的,还得是那首温温柔柔唱进人心里的《三月里的小雨》——没错,也是刘文正原唱的!

1981年,刘文正的歌《飞鹰》就做出了华语乐坛第一个MV,感谢MTV,感谢刘文正,让我们唱K能拥有美好画面;

和邓丽君一样,许多歌红到内地,早年做卡带的很多歌手,就是翻唱他的歌出道的,以至于有一种说法叫“男学刘文正、女学邓丽君”。

1975年出道,到1991年完全退圈,满打满算,刘文正也就在娱乐圈活跃了16年,比现在动不动就“出道十年庆”的艺人短太多了。

刘文正出生于一个富足无忧的家庭,对他一直宠着爱着,他心血来潮想去参加唱歌比赛也没阻拦。结果参加比赛完小有名气,父母发现他有进圈的想法,坚决劝阻,希望他能到国外去留学。

不进圈那就去服兵役吧,没想到在军工艺队遇到了刘家昌,刘家昌教他唱歌,又鼓励他入行发展,最终他决定依照自己的想法入圈。

1983年,刘文正出了一首热辣新歌《热线你和我》,一推出即爆红,这身巨星范至今也是无人能敌↓

同在这一年,刘文正真的是忙到不行,跑去香港做宣传,宣布自己正式和宝丽金唱片签两年合约,面对媒体还不得不澄清,他和张艾嘉没有不和。

而罗大佑也是刘文正一手提携出来的人,早年罗大佑没什么名气,刘文正欣赏他的才华,才推荐他去给电影作曲,没想到写的几首歌都被刘文正唱红了。

待到罗大佑写《童年》给张艾嘉的时候,刘文正却在未经罗大佑授权的情况下翻唱了《童年》,把歌唱得很轻快,完全不是罗大佑想要表达的意思。这引发了罗大佑的不满,传闻俩人“恩断义绝”,这才有了他们之后的各种“不和”传说。

不知道这中间大家到底经历了什么,到1984年,刘文正在宝丽金发完最后一张专辑《男孩气的女孩》之后,就慢慢淡出幕前,不再唱歌了。

直到2006年,罗大佑还在节目上说:“假如有朋友碰到刘文正,就请告诉他,罗大佑想他,请他回个电话。”

约在1987年左右,已有报道提到他“足有三年没在台湾唱过现场”,提到他“三年前离开歌坛,悄然去了美国”,彼时还传出关于他“倒嗓”的新闻。

他做的公司,就是曾经名噪一时的“飞鹰”,旗下推出“飞鹰三姝”,分别就是方文琳、裘海正和伊能静。

这个玉女团体,推出一首《年轻的心》之后就爆火,后来三人单飞发展,因为势头过于好而被称“最强女团”。直到多年后她们才澄清,“飞鹰三姝”从来不是女团,只是公司为了方便推她们才打包出道而已。

自己本身是巨星,培养的新人也有“巨星”的苗头,简直是事业撞大彩了,但到1991年,刘文正还是对外宣布,自己连老板都不做了,要彻底退出演艺圈。

像巫启贤在1993年跳槽到EMI,把在飞鹰制作的包括《太傻》等hit歌的母带带到新公司发行,师徒闹掰。但到2015年巫启贤开唱,就再次提到自己的恩师刘文正,说他曾经透过新加坡好友联系上刘文正,告诉他自己要开唱的事,刘文正也表达说自己可以提供相关照片给巫启贤,师徒破冰。

同样隐退多年的裘海正去年复出开唱,也请来了巫启贤当嘉宾,在演唱会上还播出当年刘文正介绍自己新歌的广播音档,算是给歌迷惊喜。

裘海正还说,当时是因为还没有成为歌手的童安格打算把《其实你不懂我的心》作为自留曲,却在交歌的时候忘记把录音带回带,让刘文正第一时间听到歌的demo,大赞好听,点名要裘海正翻唱,才令她从一个普通大学生一炮而红

这些徒弟们连要找到师傅,也得经中间人多番辗转,不过他们表达出来的信息,也在破除外界说刘文正已去世的谣言,所以,问题来了——

刘文正退圈,有一种说法是,他不想让歌迷们看到自己以后容颜老去的样子,决定在最巅峰的时期退圈。

直到2010年,广州一位作家荆方爆出消息:“刘文正和费翔是同性恋人,”才犹如在演艺圈砸下一枚深水炮弹。

要脑补费翔和刘文正的渊源,也不是没有,1982年,刘文正演了《燃烧吧!火鸟》,第二年又演了《冬天里的一把火》,随影片附带的主题曲插曲捧红了高凌风,同时也捧红了费翔。

1983年刘文正签约宝丽金,费翔在港台的事业也刚飞升,参演琼瑶电影《昨夜之灯》后人气急升,主题曲《流连》荣登排行榜第一名,以致圈里有人预测:“1983年是费翔的”。

到1984年,费翔就转到宝丽金唱片,也算是成为刘文正的师弟,后来费翔在采访中也提到,他和刘文正就是师兄弟的关系。

据传,2006年,陈丹青就在接受杂志采访的时候提到费翔和刘文正都是同性恋者,他说刘文正在纽约的家里,还请了龙章、关锦鹏等,都是同性恋朋友(除了罗大佑,所以,罗大佑在电视喊话后拿到了刘文正的电话?)。

加上这两位老帅哥一直都维持单身状态,自是难免令人浮想联翩。为此,外界总结:刘文正是“为爱隐匿”。

但对此传闻,费翔和刘文正两方都否认了,特别是刘文正经纪人反应最激烈,他痛骂费翔说谎,说“人家都退30年了还说好友,会给人暧昧形象”。

到2014年再被问起这事,费翔就说那是媒体制造出来的,而且到了这个年纪,“我们已经把这件事情看得很淡了”。

也从费翔事件过后,刘文正越来越“神秘”。有人花成百上千万想请刘文正出山,都请不动,有狗仔说要花几百万到他年老的照片,也拍不到。

传说,河神刻菲索斯和水泽神女利里俄珀之子纳西瑟斯,是全希腊最俊美的男子,在他身上有个预言:“只要不看到自己的脸,就能长寿。”

于是很多年来纳西瑟斯都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只是一直在拒绝女性的求爱,最终惹怒了复仇女神,让纳西瑟斯在池水中看到自己俊美的恋。这一看,纳西瑟斯彻底爱上自己的倒影,无法从水边离开,憔悴而死,他死去的地方,长出了一株带血的水仙花。

但在遍地俊男美女的贵圈,“水仙”们可是太多了,有把自己当霸总的,有觉得自己帅却变得油腻而不知的,真正能认识到容颜是一把双刃剑的人,少之又少。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观众想要什么,有过经典舞台,就全部留给观众,并不需要给人看到自己在生活中普普通通的一面。《胭脂扣》里如花记忆中的十二少俊美倜傥,而现实中的十二少已经垂垂老矣,令人倍感唏嘘,这种场面,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所以,偶尔通过一些友人之口,去向挂念他的观众表达“我很好”,其实也足够了。最新的消息是——刘文正没有发福得那么夸张,听起来是不是舒坦些?

当然,还是得感谢金城武梁朝伟古天乐等一众男神,年纪大了仍然颜值在线对观众不离不弃,也算粉丝的福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