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民族团结进步故事:民族“多”样 共筑精“彩”

贵州是全国民族八省区之一,56个民族齐全,有苗族、布依族、侗族等17个世居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比高、分布广。

在山川秀丽的黔贵大地上,贵州各民族手足相亲、守望相助,广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共同书写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精彩篇章。

继贵州台江“村BA”之后,贵州榕江的“村超”在今年夏天也火爆“出圈”。这样的“村赛”与当地传统文化紧密交织,形成了独特的乡村体育文化,也为各民族文化交流互鉴提供了舞台。

球场上,苗族、侗族、藏族等各民族身着民族盛装、唱起欢歌、跳起舞来,相互交织出一幅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谐共生的动人画卷。

中央民族干部学院教授刘宝明表示,“村BA”“村超”是新时代贵州各民族广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的时代画面。

贵州现有少数民族人口1405.03万人,占贵州总人口的36.44%。各民族在贵州高原上生产生活,世代和睦共处、和谐共生,在不断适应山地生态环境中,共同创造了山地特色的民族文化。

经过不断汇聚、交流与融合,贵州各民族在生活习性、饮食习惯、文化风俗等方面相互借鉴、相互吸收,形成了地缘相近、人缘相亲、文缘相融、商源相通、相互依存、互惠共生的民族关系。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重大成就,各民族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在经济社会生活各领域交往交流交融更广更深。

文化聚友、竞技结缘,“村BA”“村超”展现了各民族在新时代的广泛交流。在这里,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相互碰撞,各民族之间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同时又增强了共同性。

贵州省社科院民族研究所所长罗剑表示,“村BA”“村超”生动诠释了“中华民族一家亲”的丰富内涵。

在贵州省台江县萃文街道方黎湾社区,一面“照片墙”定格了社区居民的温暖时光:端午节,大家一起包粽子吃粽子;“六月六”节庆活动中,各民族一起赏节目、品美食……

方黎湾社区是一个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有1000户5099人,分别从台江县的9个乡镇133个自然村寨搬迁而来,苗族、侗族、水族等11个民族居住在这里。

走进方黎湾社区,阳光透过高楼的间隙,铺洒在社区广场上,各民族群众悠闲地坐在木椅上,拉着家常。广场一侧的“民族团结食堂”格外醒目。

社区服务中心主任吴波说,“民族团结食堂”除了日常营业外,还承担起社区民众的酒席宴会,既为社区各民族交流交融提供了平台,也在移风易俗上起到了倡导作用。

贵州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最多的省份,192万人在“十三五”期间搬出了大山。让来自不同村寨、不同民族的人们更好融入社区生活至关重要。

结合易地搬迁民众的社会、心理、生活、就业、居住等情况,贵州着力构建各民族共居共学共事共乐共管的民族互嵌式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

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五里岗街道的朝阳新城是当地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安置搬迁群众4414户22825人,大多搬迁民众来自偏远山村,搬迁到这里相邻共居、亲如一家。

社区居民王海朋家是一个由汉族、彝族、仡佬族三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家人之间互相尊重、相互融合,和谐而幸福。

在这里,和王海朋家类似的多民族家庭还有很多。“除了家庭,邻里之间的情感也超越了民族身份的差异。”王海朋说,民族团结就像阳光和空气一样,已经深深融入在大家血脉里了。

发展,是解决民族地区各种问题的总钥匙。近年来,贵州不断夯实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物质基础,确保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同全国一道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

化屋村位于贵州省黔西市新仁苗族乡的深山里,过去叫“化屋基”,意为“悬崖下的村寨”。这里山势雄奇、水域宽广,乌江主要支流三岔河、六冲河在此交汇,孕育出“乌江源百里画廊”。

虽坐落于美景之中,化屋村一度因群山阻隔而陷入深度贫困。如今,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沥青路修到了家门口,村里小洋楼鳞次栉比,苗绣、种植、旅游等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围绕交通、教育、医疗、饮水等重点领域,贵州将各类民生工程作为民心工程抓好抓实。这一点一滴都印在了各民族的心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各民族心中深深扎根。

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石门乡石门坎村位于滇黔交界处,居住着彝族、苗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这里地势偏远,贫困曾是千百年来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忆往昔,泥土墙,茅草房,支口锅来铺张床;到如今,小青瓦,白粉墙,真皮沙发弹簧床。”一句顺口溜,生动道出了如今迈过“坎”后的幸福生活。

石门坎村苗族村民韩庆全说:“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我们要继续在乡村振兴中创造更多精彩,携手共筑更加美好的家园。”(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